夜的命名术

《夜的命名术》

563、计算与杀戮

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
最新网址:wap.qixiashu.com

然而意外的是,小男孩提前醒来。

“咦,”庆尘疑惑:“你怎么知道有人靠近?”

小男孩想了想说道:“不知道,我被卖了眼睛后就这样,甚至知道背后有人在看我。这也是我能在第九区活这么久的秘密,以前没告诉过别人,现在告诉老板你了。”

这是感受到危机的反应!

果然是第六感!

庆尘曾经听说过,有些人被剥夺某个感知后,身体内大脑会将感知分配给其他器官。

他试探着给张梦阡买了12个,然后便眼睁睁的看着他全部塞进嘴里,期间还喝了两杯豆浆。

庆尘一边付钱,一边感叹:“还真是能吃啊。对了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。”

张梦阡说道:“艺术社团那边把鸽子笼都摆平了,小七哥说要去平了隔壁的社团,但老罗说还没到时候,要再酝酿酝酿,我觉得没意思就来找你。你是不是跟老罗说什么了,老罗昨天晚上开始就对我很好,让我有点不适应。”

庆尘笑道:“不用在意这个,老罗是好人。他以前是跑江湖的,跑江湖就会格外在意人情世故,并没有什么恶意。”

“咱们现在回去吗?”张梦阡欢快的蹦蹦跳跳着。

……

……

第五区。

和平鸽大厦楼下,一名年轻人刚刚下楼扔垃圾。

正当他刚刚打开垃圾桶的时候,身后一个小男孩突然路过时蹭了他一下。

年轻人下意识便觉得不对,他扔掉垃圾袋摸了摸口袋,手机没了:“八嘎!”

说着他便朝着小男孩追去。

寒冷的冬季里,小男孩用一条围巾将脑袋全部包裹起来,只有呼出的哈气在空中喷吐着,他一路跑进小巷,可小巷的尽头只有死路。

年轻人冷笑着靠近过去,小男孩惊恐的后退。

可还没走两步,年轻人骤然瞪大了眼睛,他只感觉有一根极细的针,极其残酷的扎进了他的心脏。

年轻人想要求救,可还没喊出来便被人捂住了嘴巴。

张梦阡就这么怔怔的站着,看着年轻人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庆尘,此时正一边捂年轻人嘴巴,一边搅动着年轻人的心脏,还一边对自己微笑。

小男孩就这么看着那个年轻人眼神渐渐涣散,直到面色发紫,胸膛再无起伏。

这年轻人在那位老板手里,不论如何挣扎都根本无法挣脱。

而这一切,对那位老板来说就像喝了一杯豆浆似的轻松。

按照约定,张梦阡想要跟着庆尘,就要经历考验,这考验很简单,就是配合着庆尘,将神代的时间行者引到没有监控的地方,然后杀掉。

小男孩回想起自己对庆尘那个“柔弱”的评价,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了,这才是真正的猛兽啊。

下一刻,庆尘将年轻人献祭给提线木偶,小男孩看着年轻人化为灰尘,连尸体都没剩下:“这是……”

“魔术,”庆尘笑眯眯的说道:“大变活人。”

张梦阡在贫民窟里见过很多很残忍的事情,但让他配合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。

当他想到自己参与了一起谋杀之后,顿时浑身颤抖起来。

见过,和参与过,还是不同的。

只有真遇上,才会懂得那一刻肾上腺素爆发的感触,尤其是张梦阡这种已经拥有第六感的人。

庆尘并没有说什么,他只想看看张梦阡何时能镇定下来。

仅仅十秒钟,小男孩不再颤抖,他平静问道:“为什么杀他?总要有个理由。”

“如果我说没有理由,只是为了考验一下你,怎么样?”庆尘问道。

“那我不能跟着你了,你和那些人也并无不同,”小男孩倔强说道。

庆尘笑了:“是我要的答案。”

“啊?”张梦阡愣了一下。

庆尘解释道:“这个人是几天前追杀我的一员,他们在另一个地方想要把小女孩当成玩具,把生命当做草芥,所以我杀了他,未来还要杀很多这种人。”

“可为什么你说这是你想要的答案,你不需要我的忠诚吗?”张梦阡问道。

庆尘转身朝小巷子外走去:“我需要的是,与我同行的人。”

巷子里的寒风吹拂,张梦阡怔怔的看着那个背影,追了上去:“那偷来的手机怎么办?”

“踩碎,带在身上会被定位,”庆尘说道。

“那我们带在身上,等他们来找我们,然后杀掉他们不好吗?”张梦阡仰头问道。

这次轮到庆尘一怔,他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想法是很好的,不过这里是别人的主场,等下一次到了我们的主场,再这么高调。”

某一刻,庆尘忽然发现这个小男孩倒是有点杀坯潜质。

“老板,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厉害,可以教教我吗?”张梦阡跟在庆尘身边。

庆尘叹息道:“我的路你没法走,但你可以走老罗的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张梦阡好奇。

但是庆尘没有回答,这是他有些遗憾的事情。

骑士之路是要以普通人身份去完成的,并不能携带机械肢体,这属于外力。

不然一个普通人装载着高性能机械手臂和机械腿,想完成生死关未必不行。

可如果张梦阡没有了机械眼睛,就是完全的瞎子,根本无法完成生死关。

所以,小男孩过去的经历,注定他只能成为一位骑士信差,无法成为骑士。

……

……

“今天杀几个了?”庆尘问道。

张梦阡气喘吁吁的掰着手指头计算:“28个。”

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跳,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正吃着拉面的老板,心想这效率也太高了吧。

这位老板,分明是精心挑选了这28个人,计划好了完美的线路。

每杀掉一个,很快就能找到下一个。

张梦阡只感觉自己一上午全在不停偷东西、演戏,都演麻了。

想到这里。

小男孩真替那些第九区曾打过这位老板主意的人感到担心。

“热身结束,”庆尘笑着说道:“你回去找到老罗,告诉他今天发生了什么,然后藏好。他会帮你处理掉今天穿过的衣服,另外过了今晚没人去找你,那就是没人找到你的身份信息。”

这失踪的28个神代时间行者都有一个同样特征,就是被一个小男孩偷过手机。

虽然张梦阡全程都遮着脸,避着监控走,庆尘还领着他去换了衣服,但难保神代财团不会发现什么,所以最保险的就是先避避风头。

“老板你要去哪?”张梦阡好奇道:“你不回去吗?”

“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,”庆尘放下筷子起身离开:“接下来的事情,你参与不了,太危险。”

庆尘转身来到拉面店隔壁的雷蛇大厦,他在无人处将外套脱下,换了庆札德的面孔走入大厦电梯。

从这一刻开始,庆尘的面色便平静下来,稳定的就像是一台机器,眼神没有丝毫波澜。

从A02基地杀出来后,这并不是庆尘最真实的状态,却是最精密的状态。

他瞳孔收窄,一切细节都在脑海中印刻着,又纷纷归纳整理进入记忆宫殿。

137层,这里足以俯瞰整个第五区。

庆尘来到13708号房间门口,静静聆听着屋里的声音。

12秒后,他轻轻旋转门把手,面前这号称蓝盾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“不,你回去,我还有事,”庆尘说道。

“能带上我吗?我可以吃苦,我不怕危险,”小男孩说道。

“那你怕什么,”庆尘问道。

张梦阡思索了很久说道:“……我怕我这辈子都得住在鸽子笼里,没有亲人,也没有朋友。我怕我这辈子,一眼就能看到头。如果能活的精彩一点,死了也没关系。”

庆尘若有所思片刻:“那你跟我走。”

张梦阡眼睛一亮。

庆尘当先往第四区的长街尽头走去:“不过你说你能吃苦,这件事情还有待考证。”

“难道我还不够苦吗?”

“不,忍受贫穷不叫吃苦,能够为了一个野心与目标忍辱负重,能够为了一个目标而变的专注有恒心,才叫吃苦。吃苦是一种主动的能力,不是被动的。”

张梦阡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,但他记下了。

舞女们寂寥的站在路边等着计程车,衣着不再那么光鲜亮丽与轻薄,而是披上了厚厚的外套。

气氛不再那么疯狂,所有人都像是从另一个疯狂的世界回归到人间。。

卖包子的老板笑容满面,可卖包子的人,或许自己都不舍得吃一个包子。

庆尘转头看向路边,赫然看到张梦阡蹲在一根路灯下睡着了。

他笑了笑,以叶妈教的步伐,绕到小男孩背后想要捂住对方的嘴巴,假装削肾客的绑架。

凌晨五点,庆尘站在黑天鹅餐厅门口。

路上有许多人推着小推车,里面是刚刚煮好的豆浆,还有蒸好的包子。

一般情况下,这都是有钱人才能吃得起的食物,但对第四区例外,这里有的是那些刚刚赚完小费的舞女与侍应生。

563、计算与杀戮 (第1/3页)

庆尘摇摇头:“你不在意是你的事情,我说错话了是我的事情,走吧吃早饭去,你能吃几个包子?”

“敞开吃吗?”张梦阡期待的看着庆尘。

“对,敞开吃,吃到你撑到嗓子眼儿,”庆尘笑道。

“那我能吃12个!”张梦阡雀跃道。

庆尘愕然,那包子每个都有拳头大,连他也最多只能吃四个。

比如有些眼瞎的人,听力会特别好,又或是味觉丧失的人,嗅觉会特别强。

可他没想到,张梦阡被人夺走眼球后,这世界竟是补偿给他第六感!

“第六感,”庆尘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:“真幸运。”

“你往前走10米,背对着我,”庆尘说道。

张梦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照做了,庆尘先是看其他地方,然后骤然带有杀意的看向小男孩。

一瞬间,小男孩后颈上的汗毛全部竖起!

张梦阡愣了一下:“老板,我宁愿不要第六感,我想要眼睛。”

庆尘怔了一下,然后给张梦阡深深的鞠了一躬:“对不起,是我说错话了。”

张梦阡急了:“老板你不用这样,我不在意的。”

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,在这个夜生活最丰富的第四区里讨生活的人,他们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只有早晨,才能让他们清醒。

这个时间,是第四区最冷清的时候,可又是最有生活气息的时候。

“老板?”庆尘笑道:“习惯的还挺快。”

庆尘在思忖,张梦阡的这个感知能力,为何这么像A级第六感啊?!

这是连庆尘都还不具备的能力!

阅读夜的命名术最新章节 请关注木叶小说网(www.qixiashu.com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热门推荐